示例图片二

「网络的公关环境」三只松鼠即使没有自媒体敲诈,恐怕也过不了I

「网络的公关环境」

三只松鼠创建者章烈火


本文架构看法:


1、三只松鼠有对赌协定,面临资产退出舆论压力


2、三只松鼠遇到了有史以来最严的发审委


3、三只松鼠即使没有自媒体敲诈,难道也过不了会


4、可怜了自媒体,又被趁机踩了一把


司马师在某次娱乐活动中演讲:今天是AI最差的时期


司马师是章烈火的嫔,IDG融资三只松鼠时,融资推选就是司马师,之后司马师从IDG离职,创立了峰瑞资产,再度在D轮融资了三只松鼠。


三只松鼠成立于2012年,历经的4轮投资总共吸引了近4.7亿元融资。


2015年三只松鼠开始宣布利润,2016年三只松鼠对内公布营业额达到44.23亿元,销售收入达到了2.37亿元,比2015年的销售收入涨了2535%。


很显著这是为了香港交易所而做出来的营业额。


三只松鼠的四轮投资


那么,早已利润的三只松鼠为什么一定要香港交易所?


2017年4月22日,“三只松鼠”月提交香港交易所年报,拟登陆港交所。


三只松鼠年报显示,该公司在引进IDG和现今资产的融资时,存在随售权、回购权、主因并购权、适当清算权、反稀释权、根本性事宜一票否决权等投资者类似基本权利安排。


单从适当清算权上来看:


现今资产投资总额为1285万美元;IDG通过子公司两家入股共投了1161万美元。


如果两个投资商按成本价清算,那也需要三只松鼠付出2446万美元,折合港币约1.6亿元。


2015年12月三只松鼠曾进行过股改,下面提到的这些类似基本权利被前提的终止了,前提是:若三只松鼠在24个月(两年)内香港交易所顺利,则这些投资商类似基本权利被永久废除。


若不顺利,则投资者的基本权利将新的恢复。


理论上2015年12月-2017年12月,三只松鼠的团队有两年的星期筹备香港交易所。


否则创建者章烈火很可能失去对三只松鼠的统治权。


这就是三只松鼠与投资商的对赌协定,也是三只松鼠去年4月提交年报的基本上历史背景。


那么,为什么三只松鼠又曾一度认怂立即终止IPO呢?


9月30日,新一届发审委名册出炉。


由于这一届发审委仍然有香港交易所和港交所之分,业内将其称为“大发审委”。


大发审委在过审中小企业时显然可以说是确实的大发日月:


截止到12月10日,新一届发审委已审核73家中小企业(包括二次上会中小企业)的亮相申请,其中,44家获得通过,24家被否,5家作罢表决,通过率为60.27%。


而去年前10个月IPO审核的通过率为80%,11月29日甚至还创下了IPO近代上第一次零过审的记录。


面对这样的过审率,三只松鼠有些怯场了,因为IPO的过审,仍然是唯收益论了。


在严苛的大发审委眼里,三只松鼠2016年销售收入暴涨2535%的现像,反而可能让其成为重点项目审核的单纯。


今天三只松鼠面临的是后有资产追兵,前有发审委死守游戏内,孤立无援。


于是10月20日,三只松鼠还是选择了退一步海阔天空,立即申请终止IPO,为由是签字辩护律师的离职。


今天IPO的过审率早已大大提高,中小企业争相想尽办法避险


但一周后三只松鼠的IPO程序在再度被开启,签字辩护律师的难题得到了解决。


三只松鼠原先将在12月13日,也就是现在再度面对大发审委。


但三只松鼠还是没能上会,因为它自称在12月底被某自媒体发邮件敲诈500万元,不给钱就要披露内幕。


大发审委于是索性取消了三只松鼠的IPO审核。


这条死讯一出,网站立刻有两种声响,一种是严惩敲诈的自媒体;另外一种则是上面这种声响:


感叹好手在社会上!


财经新闻大V@曹枯木 甚至感叹这早已成为了中小企业IPO的新游戏系统。


为了躲避严苛的大发审委,中小企业们一开始是争相立即终止IPO,但大发审委禁止提交的资讯后拖延上会,于是三只松鼠的这个躲避都会的方式,网民们称为新拳法。


也有网民将IPO都会这件事隐喻成同学批作业:


网民调侃IPO的中小企业们躲避发审委的行为


也有网民阐述了一个深刻印象的专业知识


是时候养一个自媒体了?挺身而出不仅可以用它来打别人的黑枪,还能打自己两枪,上演苦 危机公关的书肉计?也是醉了。


现在三只松鼠被自媒体敲诈的暴力事件,如果是知道那却说;如果是自己玩的拳法,那可能是自媒体被黑的最惨的一次了。


看法领导者@皇冠雄在自己的交友帐号里也发出呼吁:自媒体别互踩,要互捧,抱团取暖!与随意往自媒体脖子扣屎盆子的放任作权力斗争。


三只松鼠打铁还需自身硬


如果说三只松鼠提交IPO,是因为有对赌协定,有资产的舆论压力,那三只松鼠立即退出IPO,实在是因为它的利润暴涨底下还有很多难题需要解释确切,因为这正是大发审委给三只松鼠的反馈看法,总共有65条,我们摘录其中最架构的几个难题——


①对赌协定是否切实有效的解除,到底为了本次IPO“特意”解除的,有没有暗地里达成协议(或承诺)之后会恢复对赌协定?有没有还没有解除的对赌协定?


②买卖可信度难题:有没有刷单或中的人物买卖?4天确认收入与7天不合理退款是否对立;有没有单帐户大额采购?


买主高度评价怎么样?好评率多少?把默认好评踢掉再算。


有没有刷好评?有没有好评返现?有没有删改中Metacritic?


③你们的推广费这么高(占收入比3-5%),视觉效果咋样?都用于哪些方面了?


④劳动派遣是否审计,签合同没?派遣该公司合不有权?雇员数和你的制造数量能否匹配?五险一金交够没?没交够有没有危机影响?


竟有这么多人自然资源放弃购买医保社会保障?


下面这些难题,三只松鼠是回避不了的。


今天三只松鼠的IPO过会取消审核了,也到了对赌协定最终需要兑现的关头了。


不知道将来在投资商新的获得那些类似基本权利之后,三只松鼠的宿命,会有怎样的改变。


而创建者章烈火,曾多次的一名电器,今天在创业者颠峰时代的执行官,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?


「网络的公关环境」

本文标题:「网络的公关环境」三只松鼠即使没有自媒体敲诈,恐怕也过不了I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taxa.com/wangluogongguan/2019/0813/297.html

本文栏目:网络公关

本文来源:启顺公关网